中国在设计概念上发展得很快,好多在西方国家刚刚推出、还在试验中的概念,在国内已经成了普遍性的说法了。比如 “全设计”这个术语,已经在很多人的口头上流行起来,国内一些设计学校的老师也经常开口闭口说学“你们要注意全设计”、“全设计要加强”云云。然而“全设计”到底指的什么,倒是不多见解释的。我自己在几年前介绍过“全设计”的情况,当时并没有深化。奥运会期间,看见北京好多公共设施都标注着达到了国际“全设计”的标准,知道国内进步很快,还是很高兴的。最近有人在我的博客上留言,说:“你的博客写得多是历史的东西,年轻人希望知道多一点点进行中的设计。比如‘全设计’,你提出来了,就不讲讲吗?”前两天,我在网上看见有个网站里说我是中国最早引入“全设计”概念的人,吓我一跳。是不是第一个,我其实并无所谓,可是让你担上了这个责任,那你如果让“全设计”继续这么混混沌沌的下去,恐怕会让人觉得就是你自己弄出个术语来忽悠人。这个原因就让我不得不写点关于“全设计”的东西了。我是有过“教训”的:大概八年前,我大概也是最早在国内介绍了“新城市主义”(neo urbanism),结果给人骂我乱编概念,幸亏是骂了几年之后,现在终于都知道的确是有这么一个重要的城市规划运动了,于是也没人骂了,还有人抢着说是他最先提出来的。如果当时我说得清楚一点点,介绍得深入一点点,不就可以免了这个“忽悠人”的大帽子了吗?

所谓“全设计”还不仅仅指让残废人轮椅进出自如的设计,如果认为仅仅是为残疾人的设计,就偏离了“全设计”的原旨了。我们说“全设计”包括了相当广泛的一系列方法(a broad-spectrum solution)来帮助每一个人,从设计角度来说,我觉得更加重要的是“全设计”突出强调产品设计外形和功能的密切关系,也就是让使用者能够一目了然地知道这个设计是做什么的。比如容器的把手,要让各种不同的人都能够取用方便,容易掌控,一眼就知道应该握住哪里。我们现在有些公共场所提供的塑料杯,既没有把手,材料又很单薄,装了水以后,拿在手里软塌塌的,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。成年人用起来都不方便,更不必说儿童或手有残疾的人士了,这就不符合全设计的要求了。公共使用的工具、用品、器皿等等都要符合公众的总体要求,如果有一部分的公众使用起来有困难,就算不上“全设计”的了。

从前,因为医疗条件不好、社会福利条件不好,残疾人、智障者都活不长,所以大家也没有足够的重视。现在条件越来越好,各种有生理和心理障碍的人都能够和健康人一起生活下去,社会、市场的需求大了,因此“全设计”才在最近这些年给提到越来越高的地位来了。有些产业、事业开始大规模的引入“全设计”概念,特别是公共交通行业,是在这方面走得比较领先的。但是也还有不少行业,还做得不够。





本页URL:http://www.bigbangu.cn/3473.html